偏方网
男子当上门女婿三年,遭受全家女性“欺凌”,身体虚弱不堪
发起人:ten360  回复数:0  浏览数:351  最后更新:2019-7-3 2:22:31 by ten360

发表新帖  帖子排序:
2019-7-3 2:22:30
ten360





角  色:超级版主
发 帖 数:1140
注册时间:2015-8-10
男子当上门女婿三年,遭受全家女性“欺凌”,身体虚弱不堪



第一章 十年屈辱







“秦立?怎么是你这个哑巴来接我?”




临城大学门口,楚紫檀紧皱眉头,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男子,而后谨慎的瞥了眼周围。




“赶紧走啊,被我同学看见,我的脸还往哪放!”说着,楚紫檀大步冲远处走去。




秦立抿了抿嘴角,当下跟上楚紫檀。




他今天是帮妻子楚清音来接楚紫檀放学的,平常都是楚清音来接,但今天楚清音说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,便发短信让他来了。




就在秦立跟着楚紫檀走向车子时,迎面三个女孩肩并肩走来,看到秦立跟楚紫檀围了上来。




“哟,这不是大校花楚紫檀吗?”




楚紫檀脚步一顿,脸色瞬间一变,瞥了眼身后的秦立,心中一股烦闷。




就怕被人看到自己这个哑巴姐夫,结果还是被看到了,关键还是跟自己不对盘的女生。




“是你们啊,怎么了?”




楚紫檀嘴角挂着勉强的笑。




“没什么,打个招呼而已。”三个女生之中一个长发女孩嘴角冷笑。




长发女生慢慢把目光转到秦立身上,突然眼睛瞪圆,夸张地叫到:“呀,楚紫檀,这人……不会是你那入赘一年的窝囊废哑巴姐夫吗?你咋把什么人都带咱们学校来啊?”




楚紫檀脸上羞怒,眼神也阴沉下来:“管你什么事,好狗不挡道,滚开!”




她一把推开眼前的女生,拽着秦立走上轿车,砰的一声关上车门!




“快点开车啊,还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!”楚紫檀咬牙怒喝!




秦立手指一顿,接着默不作声开始发动车子。




楚紫檀紧闭双目,听着车窗外传来若有若无的嘲笑,胸口快速起伏。




“快点啊!”楚紫檀怒喊,“慢死了!”




“真不知道我姐当初怎么想的!入赘过来不说,连个工作都没,过来一年了吃我姐的花我姐的,还是个哑巴!”




“要我是你,早就死了算了!”




楚紫檀发泄地大吼,但是吼了半天秦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。




楚紫檀怒极反笑:“也是,我干嘛要跟一个哑巴置气,我简直是疯了。”




话落,楚紫檀转头看向窗外,只是那不停起伏的胸口,还诉说着她的怒气。




秦立眸子闪了闪。




哑巴?




这个称呼,他听了十年了。




当初父母失踪,他被一神秘老头找上,那老头的种种神奇,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。




那老头告诉他,如果想要找他父母,必须忍辱负重。




秦立被悲伤冲昏头脑,直接答应,接着那老头便将他毕生所学传给秦立。




在那之后,老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

而得到这些的代价,便是十年无法开口说话!




否则,他身体将无法承受其内能量,自爆而亡。




说起来好像天方夜谭,但这件事情却实打实的发生在了秦立身上,这也是秦立一直被称为哑巴的原因。




外界的人都以为秦立是因为父母哭哑了嗓子,却不知道这背后的惊人真相。




十年哑巴,人人欺辱!




但是,今天……便是这十年的最后一天。




想到这里,秦立深吸一口气,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气息波动。




今天开始,他将彻底摆脱哑巴这个称号。




想到此,秦立眼中忍不住闪烁起激动之色!




轿车一路急驶进入楚家大院,车子刚停下,楚紫檀就从车子上跑出来。




一边跑还一边在鼻子前面挥了挥,好像让她和秦立在一个空间内,犹如和臭水沟在一起一般。




秦立眸子闪了闪,将车门锁好,拿着钥匙直奔楚家别墅二楼。




他没心情去管楚紫檀去哪里,现在他体内的气息翻涌越来越厉害!




忍了十年,绝对不能在这个当口白费!




秦立冲进房间,眼睛猛地看向桌面上一直放着的一个日历,他嘴角一勾,持笔将日历最后一个数字划掉!




十年的屈辱生涯,至此结束!




盘腿于床榻上,脱掉衣服,秦立深吸一口气,调动体内所有能量,来突破这一关卡!




而在秦立开始冲击关卡之时,楚家别墅门口秦立的丈母娘韩英,带着一个年轻男人说说笑笑走了进来。




“你要来也不早说,我也好有点准备。”韩英引着人走到大厅:“快坐,我给你倒杯茶。”




来的男子是韩英闺蜜的儿子刘明昊,长相帅气,身材颀长,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倒是看起来有种翩翩公子的模样。




“阿姨不用麻烦,我这也是刚从国外回来,过来给您打个招呼,看看清音。”




刘明昊伸手接过茶壶自己倒茶。




“当年要不是我必须出国深造,说不定就和你家清音成了呢!”刘明昊笑道。




韩英嘴角的笑一顿,尴尬的笑了笑。




刘明昊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,当时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小天才,她当初也是一心想要将清音嫁给刘明昊。




谁知道清音那丫头,竟然点名道姓非要和那哑巴结婚!




一想到家里那个不争气的女婿,跟眼前刘明昊一比,真是给刘明昊提鞋都不配!




“阿姨,这次我来,还专门给清音带了礼物。”刘明昊微微一笑,在沙发上坐下,四处看了下,“对了,清音呢?”




“哦,她还在公司没回来。”韩英回答到。




刘明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,接着问道:“那清音的那个对象呢?我听说,他好像没工作在家吧?我也想见识下这位能打动清音芳心的人啊!”




“正巧这两天区长来找我去做客,我到时候可以帮忙,给他介绍个工作。”




刘明昊说着,脸上满是善意,但其心里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清音老公,百般鄙夷。




一个大男人,吃喝用老婆的不说,还是个残废,真是活的狗都不如!




韩英心中听此愈加烦躁,当即冲着二楼皱眉喊到:“家里来客人了,都不知道出来见见吗?”




然而,此时的秦立正在关键时候,哪里听的到外面的声音!




不过在一楼住着的楚紫檀听到了动静,走出来看到来人,眼中闪过一抹厌烦。




这个苍蝇怎么又回来了?




“妈,我刚刚在收拾东西,没听到有人来。”楚紫檀跟韩英解释到。




看到楚紫檀,刘明昊立刻要起身说话,但是楚紫檀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,直接朝着楼上走。




“我去叫秦立。”




楚紫檀讨厌秦立,但更讨厌刘明昊。




一个不会说话的苍蝇和一个天天嗡嗡叫的苍蝇,她还是选择第一个!




“叫他快点下来!什么时候架子这么大了?家里来了客人都不知道来打声招呼!”




韩英现在一肚子气,眼睛看着楼梯口愈加愤怒。




“呵呵阿姨,别气坏身体。毕竟这娃娃亲也不是说散就散的,清音拧着要和秦立结婚,这也没办法。”




刘明昊眼里满是不屑与冷笑。




听在韩英耳朵里,就变成了要不是她非要当初定娃娃亲,怎么会给清音这个机会让秦立进这个家门!




韩英脸色霎时间阴沉下来,本来对秦立的一点点好感也全部消失。




刘明昊见此,非常满意。




当初他可是将清音内定成了自己老婆,没想到出国两年,竟然被秦立钻了空子!




说白了,他今天就是见这个哑巴的,好让那家伙知道,他与自己相比,差了十万八千里!




也告诉韩英,当初的选择,是多么的可笑!




放着金山不要却选择了粪坑,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




刘明昊眼中闪过嗤笑之色,此刻也不说话,静静看着楼梯口。




上楼的楚紫檀可不知道刘明昊今日来的目的,竟然是为了给自己家里人难堪。




她皱眉看着秦立紧闭的房门,抱怨道:“在家里还关门,什么破毛病啊!”




说着话,楚紫檀猛地推开门,一眼看到光着身子在床上盘坐着的秦立。




楚紫檀当时就愣住了!




那小麦色的肌肤,线条感十足的腹肌,以及……楚紫檀彻底懵了。




而秦立此刻也愣了,他没想到自己在关键时候竟然被人突然闯入,而这人还是自己的小姨子!




要知道,他现在可是为了冲关脱了个一丝不挂啊!




“啊!流氓!”楚紫檀反应过来,脸色煞红,砰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。




“秦立你神经病啊,在家里不穿衣服还不锁门!妈叫你下去,来客人了,快点!”话落,楚紫檀面色羞红,怒气冲冲地朝着楼下走去。




不知道为什么?明明她很生气,脑海却被刚刚秦立那犹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身体,给彻底的塞满了。




楚紫檀咬牙,使劲摇摇头。




“下来了没?”




没听到楼上的动静,韩英只是看向楚紫檀。




“马上。”楚紫檀心中一股烦躁,也不给韩英好脸色,直接在大厅沙发坐下。




虽然楚紫檀的出现很突然,不过好在秦立没有被她扰乱,而是顺利地将那这十年的难关彻底突破,紧接着,秦立便闻道一股恶臭传来。




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身上有许多漆黑,当下微微一笑。




“看来,彻底清除了。”




秦立开口,声音沙哑,犹如被磨了百遍的旧磁带,听起来很是诡异。




十年没有说话,声音怪一些也正常,他知道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。




“阿姨,这秦立平时在家里也这般强势吗?”刘明昊眼中闪过嘲讽。




韩英脸色瞬间铁青,什么狗屁强势,她又不是傻子,怎么听不出刘明昊话语里的嘲讽!




一个入赘的女婿,竟然还给丈母娘脸色看,叫了这么久还不下楼!




韩英面色愈来愈难看,当下就要起身去看看秦立怎么回事。




而秦立也在这时,走了下来。




刘明昊的目光顺势看了过去,当即其眼中满是鄙夷与讥讽。




“就这种货色,也配和清音结婚?”







第二章 哑巴开口







秦立不知道两个人对自己的意见特别大,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,就要往沙发上坐。




“你给我站着!”




韩英一身厉喝,秦立愣了一下,微微皱眉也没有反抗。




他是觉得,韩英是自己的丈母娘。




楚家对自己恩重如山,一两句的呵斥他便也当成母亲的严厉来看了。




看到秦立听话,韩英的脸色才好了一点。




还没等她再开口,刘明昊两步走到秦立面前。




韩英看了过去,这二人的身高差不多。但是奇怪的是,以往看起来很是虚弱的秦立,此刻竟是感觉比刘明昊更有气势。




韩英一愣,暗道自己绝对眼花了。




一旁的楚紫檀更是觉得秦立似乎是变了一个人。




不过,在刘明昊眼中,秦立不过是佯装镇定罢了。




“我这次来的目的有两个。”刘明昊看着秦立微笑道:“第一,看看清音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。第二,这个人我会看情况定夺如何处理。”




听到这句话,秦立愕然。




他倒是不知道,他秦立的婚事,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外人来定夺了?




“阿姨,清音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我要看看她的老公是否能带给她幸福,您不会不开心吧?”刘明昊朝着韩英问道。




韩英心里有些不舒服,毕竟这是楚家的事情,刘明昊和清音关系再好,也不过是个外人。




但韩英却没有说话,她内心说白了,还是想要看到秦立出糗,最好识相的自己滚出楚家,她才好让清音再找个条件好的嫁了!




韩英不说话,刘明昊当她默认,继而看向秦立。




“现在我看到了,便会做出定夺。”刘明昊后退一步,鄙夷的看着秦立,“你不合格。”




“清音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她的人,你的出现只会拖她的后腿。”




刘明昊继续道:“我不知道清音是如何想的,但是,你若是还有一丝良知,就应该知道,离开清音,才是为了她好。”




“这样,我给你十万块,今天开始,你离开楚家。”




秦立纹丝不动,静静的看着刘明昊说话,犹如看傻子一样。




刘明昊意脸色得意与高傲,在他看来,说出这些之后,秦立肯定会发疯一样朝着他冲过来打他,再不济也会怒摔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尊严。




但是现在,这秦立怎么这么镇定?




刘明昊面色冰冷,不知道为何,被秦立盯着他竟然有种恐惧感!




这种感觉让他烦躁。




“看什么看!一个哑巴窝囊废罢了,我说的不对吗?克死爹妈还不算,竟然还来糟蹋清音!”




“我告诉你秦立,今天我刘明昊回来了,就不会让清音再和你生活!很快,你就会被楚家赶出去!我会带着清音登上巅峰,而你,则永远只能是一个仰望我的哑巴!”刘明昊冷声道。




接着他看向韩英:“阿姨,这秦立如此懦弱,怎么能给清音幸福?只要阿姨你出口,赶走秦立。我刘明昊,明天便八抬大轿赢取清音进门!”




韩英浑身一颤,心里一时间有些纷乱。




秦立眸子冰冷,转头看向韩英,却看到韩英丝毫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想法。




“别看了,是个傻子都知道会选择金龟婿,而不是一坨狗屎!秦立,只要我刘明昊在一天,你就会被我死死的踩在脚下!”




秦立目光冰冷,与刘明昊对视。




那双眼中,是对世间冷暖的淡漠。甚至超脱生死的深沉,刘明昊看着这双眼,竟然由内而外的产生了恐惧!




他竟然被一个哑巴吓到了?




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屈辱!




刘明昊脸色瞬间阴沉,抬手就要去拽秦立的衣领:“臭小子,一个残废罢了,还想要翻起什么风浪!你今天不自己滚出去,我就帮你滚出去!”




说着,刘明昊就要提起秦立的衣领给秦立甩出去!




而这从头到尾,韩英没有说过一句话,她似乎已经默认了刘明昊的所作所为!




刘明昊猛地用力,却陡然发现他根本拽不动秦立丝毫!




“你特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!”




刘明昊见拽不动秦立,直接咬牙举起拳头,狠狠的朝着秦立的脑袋砸了过去!




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!




在一旁看热闹的楚紫檀此刻也吓到了,赶紧站起来去阻止!




但,下一刻,刘明昊的拳头猛地被一只手轻松握住。




再也前进不了半步!




而这只手的主人,正是秦立!




整个大厅三个人都愣愣的看着秦立,这秦立,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?




刘明昊此刻憋得脸通红,使劲挣脱,秦立的手却纹丝不动。




“你个残废,窝囊废,死哑巴,你给我松开!”




刘明昊脸红脖子粗地叫道。




“哑巴?”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,秦立开口了,“窝囊废?”




整个大厅一片死寂。




韩英愣了,楚紫檀也愣了。




刘明昊眼睛通红怒不可遏。




“你……你说话了?”




楚紫檀机械似的开口,但是旋即满脸厌恶。




“会说话还装哑巴,真是有病!我姐被你骗了这么多年,你都不觉得羞耻吗!”




韩英也是皱眉不已。




刘明昊已经回过神来,另一只手摸到一旁的台灯朝着秦立狠狠地砸下去!




“去死吧!”




台灯未落,秦立却猛地出手,一把抓住刘明昊的脖子,瞬间,刘明昊的脸瞬间一片酱紫色。




“你做什么?放开我!”




刘明昊慌了,放在他脖子上的手,力气大到不可思议!




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想打死我?”秦立紧皱眉头,对这个刘明昊的忍耐到了极限。




“秦立你给我住手!打人犯法你知道吗!”韩英吓得魂都没了,生怕秦立的手再用力刘明昊就要魂归西天。




秦立一愣,皱眉看向韩英。




打人犯法?




刚刚刘明昊打自己的时候,怎么不听你说犯法?




就在秦立想要一个解释的时候,韩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


当即韩英接通,里面的人貌似很焦急,大声说了什么之后,韩英瞬间僵硬在原地。


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清音被抓了?”




楚清音被抓了?




整个房间的人都是一愣。




“好好,我这就去这就去!”




韩英挂了电话神色慌张不已,秦立见此猛地松开刘明昊,但心里已经将刘明昊给记住,若是这刘明昊不识好歹再出手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


“阿姨,清音怎么了?”刘明昊揉着脖子,眼中满是阴噬之色,使劲按下满心的愤怒,今天的帐他记住了!




“公司出事,被警察围了起来,清音要被抓走。”韩英焦急的道。




“警察?阿姨您别急,我和这边的警方有关系,我和您去,说说情,清音肯定没事的。”




刘明昊这么一说,韩英松了一口气,带着刘明昊和楚紫檀就朝着外面走去。




秦立眸子闪了闪,当即也跟出去。




“你出来做什么?给我在家里待着,省的惹了祸,还要我给你擦屁股!”韩英一脸厌恶,开车带着人快速离开。




秦立站在门口,看着此刻的一切,心中并没有什么太大感觉。




早就知道楚家不待见他,因为当初这婚事是清音拧着要结的,二老并不愿意。




而今天这刘家过来一捣乱,韩英对秦立更加厌恶了。




不管怎么说,清音是他的妻子,既然有麻烦,他必须去看看,无论能不能帮上忙!




秦立走出大门拦了一辆的士:“去天鹰化妆公司。”




此刻的天鹰化妆公司门口,乌泱泱的围了一群人。




里面大厅不时的传出怒喝声音,一个长相妩媚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,被围在中间。




而这女人就是楚清音!




在楚清音正对面,此刻坐着一个满脸疙瘩的女人。




女人歇斯底里的朝着楚清音不停叫骂!




“我的脸好好地,全被你推销的化妆品给毁了!小瘪三,你的心真是歹毒啊!这种化妆品都卖!”




楚清音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,听着这女人的话一脸慌张,这化妆品应该没什么事情才对,怎么这个人竟然起了满脸疙瘩!




女人看着楚清音姣好的面容,一股嫉妒冲上头脑!




“告诉你,要么,你就去监狱坐牢!要么,你就刮花你自己的脸,给我磕头道歉,赔偿我一亿损失费!”




这……




楚清音蒙了,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啊!




一亿元,就算是整个楚家的财产拿出来,也不够啊!




楚清音无助的看向周围,被她看到的人立刻低头后退。




显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惹上这个事情。




毕竟,此次来的这女人,可是富贵人家,一不小心惹上,他们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!




看着以往的同事这个模样,楚清音心中一片冰凉。




就在这时,门口一阵骚动,接着韩英三个人走了进来!




而看到这女人的情况之后,三个人也吓了一跳。




当下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了!




“妈。”楚清音看到韩英愣了一下。




“你同事给我打电话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

韩英咽了口吐沫问道。




清音咬牙,赶紧解释了一遍,因为自己推销的化妆品,这女人不知道为何起了一脸疙瘩,但是除了这个女人,其他人用并没有这个情况发生。




“你是她妈?”




那女人笑了:“既然如此,那就赶紧拿出来一亿元赔偿款,让你女儿刮花脸下跪磕头道歉,这件事情就算了!”




“否则,就给我坐监狱去!”




女人怒喝出声!




“什么?一亿?”




韩英懵了。




刘明昊皱眉上前:“这位女士,清音也说了,很多人用这个化妆品,但只有你出现了这种情况,显然不是化妆品的原因。”




女人一听脸色瞬间一沉:“臭小子,你什么意思?难不成我还自己让自己过敏来讹诈吗?”




刘明昊心里也有些慌,却强装镇定:“要不这样,各退一步。我和这区的区长有点交情,若是此事作罢,你们有什么需要,项目开发,我都可以代为告知,肯定给你们……”




“你算什么东西,区长?区长在我面前就是个屁!”




女人突然开口,鄙夷的盯着刘明昊。




“我是刘书记他姐!”




什么?




刘书记?




刘明昊彻底蒙了。




那可是新上任的阳城书.记!




听到这女人的话,一瞬间,周围的人赶紧退后,楚清音也愣了。




她万万没有想到,一个小差错,竟然惹到了这个地步的人!




韩英也傻眼了,怎么办?




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,刘明昊此刻也悄悄往一旁退开,这个层次他惹不起,自然不愿意被牵连。




韩英见刘明昊这个样子,心里一股怒气上涌!




你刚刚在我家大骂我女婿,说什么要给我女儿幸福,结果现在却要撇干净自己!




“这位女士若是愿意让我看一下,我保证十分钟之内,让您脸上的脓包全部消失。这件事情,也就此作罢如何?”




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突然插入,众人猛地看过去。




想要看看在这个节骨眼上,哪个家伙敢这么胆大妄为的说这种话!




楚清音也感激的看过去,但当看到说话的人之后,面容瞬间呆滞!




“秦立,你……会说话了?”楚清音被突然会说话的秦立惊住了,一时间,竟然没反应过来秦立怎么可能会治疗。




刘明昊看到秦立,直接笑出来:“我以为是谁,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!你入赘楚家一年连个工作都没有,现在开口会给人家治好疙瘩?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!”




刘明昊的话,让周围的人一愣,当下也认出来了秦立。




不是秦立太出名,实在是楚清音太优秀。




当初楚清音可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,谁都没有想到她会选择一个死了爹娘的哑巴!不过,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现在能说话了。




“秦立,你不想活命,我们还想。别在这里添乱,赶紧滚!”楚紫檀咒骂出声。




楚清音这时也反应了过来,当下以为秦立一直在欺骗她,心中满是厌恶:“这里没你事,别在这里装模作样,到时候害人害己。”




秦立有几斤几两,楚清音自认全都知道,所以她认定秦立是来捣乱的!




秦立皱眉,若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,他还真的没办法动手,当下挤到楚清音身边。




“这人的情况,我真的能治疗,请你相信我。”




秦立说完这句话,所有人都忍不住冷笑出声。




楚清音更是摇头皱眉道:“秦立,看在你真心对我好的份上,我不说你什么,但是你几斤几两我都知道。这种忽悠三岁小孩的话,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




“趁着现在我没生气,立刻离开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







第三章 不是废物







“别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楚清音丝毫不觉得这句话出口有什么不对。




因为自打秦立进了她家之后,她也没少对秦立说这种话。




当下她这话一出口,周围的人冷笑声更大了。




“一个吃老婆花老婆的家伙,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会治病?简直可笑。”




周围的人摇头嗤笑出声。




而那满脸疙瘩的女人此刻也烦躁不已:“我不管你们的私事,反正今天你们不把我脸上的疙瘩治好,就给我拿出来一亿赔偿费!”




“否则,只要我一句话,你们全家给我统统滚出阳城!”




女人这句话落下,楚清音和韩英等人脸色霎时间一片苍白。




滚出阳城?




他们好不容易在阳城混出了几千万的身价,若是滚出阳城,岂不是要从头再来?




“清音。”




秦立再度开口:“在场没有人能治好,家里也拿不出一个亿,何不让我试一试,就算是再如何也没有现在糟糕了。”




秦立确定自己能够治好,当年得到老头毕生所学之时,只是一手医术便出神入化。




他敢保证,他只需要几味药材,掺在一起碾碎敷在这女人脸上,不出十分钟,定然能够让这女人恢复如初!




楚清音心中一动,确实。秦立说的话很对,但是……




“不行!你根本就不是医生,更没有行医资格证,万一你动手把人给治死了,我楚家岂不是要跟着你陪葬!”




韩英一步上前,皱眉呵斥。




“秦立,你不想活,别拖着清音下水!如果你真的想治疗,那你就对天发誓,如果失手与楚家没有半分关系,所有风险,你一人承担!”




刘明昊大声冷喝。




听到这句话,秦立眼神瞬间冰冷。




但可笑的是,刘明昊此话出来之后,韩英竟然煞有其事的点点头。




楚清音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


秦立冷笑摇头,再度上前一步:“女士,我秦立今天以我的身家性命做担保,若是治不好,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,与楚家没有半分关系!”




这句话一落下,周围瞬间一片唏嘘声。刘明昊更是得意的笑出来,而楚清音脸色微微一变,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愧疚。




但下一刻她便反应过来,自己对一个窝囊废愧疚什么?




不就是会说话了吗,那又如何?




这才刚刚开口,就在这里出风头,让他发誓是对的,不然楚家还要跟着一起受连累!




秦立不知楚清音此刻的想法,他愿意发誓也是为了能够将这件事情快点解决,好将楚清音给解脱出来。




却绝对想不到,他在这里帮楚清音,楚清音却想要和他撇干净!




“好,我让你治!反正这里全是警察,如果你治不好,我会立刻让他们把你带走!”




女人名叫刘婉,是刘书记刘忠国的姐姐,专门来阳城照看老爷子的,被楚清音拉过来买了产品,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。




此刻女人说出这句话,周围也陷入一片寂静,谁也不想殃及鱼池。




秦立点头:“没问题!”




话落他看向楚清音:“门口左拐有一家药店,你去帮我抓一些中药来。顺便,买一个捣药石。”




说着,秦立在前台拿出来一张纸,在上面快速写下药的名字,而后交给楚清音。




楚清音见此,面色有些古怪,她实在不知道,秦立究竟是如何会看病的!




她低头,这纸上写的药材都是常见的,当归、苦参、黄连等等。




“你确定?”




楚清音皱眉。




“去吧。”秦立点点头,而后看向刘婉。




楚清音咬了咬嘴唇快速走出药店,既然秦立将他们撇干净,她自然不怕什么。




而在楚清音刚走,秦立便看向刘婉:“天鹰化妆公司的产品没有任何问题,只是你的肤质与他人不同,加之你的内火旺盛。”




“才造成了与这产品互冲,长疙瘩的情况。”




刘婉听得云里雾里:“你是说,我起疙瘩,是因为我自己?”




“没错。”秦立点头,“这产品不适合你的体质,并不是产品的问题。”




而在这当口,楚清音拿着一包中药,一个捣药石走了进来。




纸包里面各类中药被分成小包,秦立上前将所有的药材混在一起。




而后放入捣药石,三两下全部捣碎,混入清水。紧接着,一股外人看不到的灵力,顺着秦立的指尖流入这药泥之中。




“好了。”




秦立将药泥端到刘婉面前:“敷在脸上,最多十分钟,药到病除。”




“这就行了?一堆中药混在一起,加点白水?哈哈哈,你当所有人是傻子吗?”刘明昊大笑出声。




刘婉脸上也露出迟疑之色。




秦立冷笑:“治不好的责任都在我身上,关你屁事?”




瞬间,刘明昊脸上满是尴尬之色。




“这些药都是清热解毒的,就算是普通人敷上去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


秦立说着:“你如果不相信,可以先在手上抹一点。”




刘婉咬牙:“不用了,反正这张脸已经这样了。”




说着,她将药泥抹满全脸,静静等着时间过去。




“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用这破玩意,治疗这位女士的一脸疙瘩。”




刘明昊语气满是幸灾乐祸。




枪打出头鸟,他巴不得今天秦立最好被抓到监狱,那样楚清音就可以理所应当的离婚,然后与他在一起!




楚清音,韩英和楚紫檀的脸色却有些复杂。




秦立是在一年前入赘他们家,这一年的时间里,她们可以说很了解秦立了。




但是今天,就好像秦立变了一个人一般!




什么时候会治病了?什么时候敢这么硬气了?




不知不觉间,十分钟快速流失,还没等秦立开口,刘明昊就迫不及待的冷笑。




“十分钟过了,秦立,该给那药泥洗掉了吧?”




秦立瞥了眼刘明昊,那一眼,冰冷阴沉,一时间刘明昊直接呆愣在了原地!




“女士,前面就是洗手间。”秦立指了指前面,刘婉立刻走了过去。




不过一两分钟,洗手间便传来一道尖叫声!




哗!




瞬间,整个大厅的人都沸腾了起来,一个个猛地看向秦立。




而刘明昊也反应了过来,大笑:“什么狗屁药泥,我就知道会出事,秦立等死吧你!”




秦立此刻也微微皱眉,不应该啊。




难不成中间出了什么差错?




“秦立,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别忘了事情你一人承担!”楚紫檀紧皱眉头满脸嫌恶。




早就知道这个废物做不出什么东西,还在这里硬要出风头!




秦立心里也有些没谱了,但就在这时,一个面容白皙的女子从洗手间走了出来。




当走到大家面前的时候,所有人才认出来,这不是刘婉吗!




这……




只见这刘婉的脸光滑如婴儿般,比之脖子上的肤色要白皙两倍不止,皱纹也全部消失了!




刚刚一瞬间,众人竟然没有认出来!




秦立见此,缓缓松了一口气。他就说,不应该出问题的。




刘婉三两步上前,猛地抓住秦立的手:“小兄弟,神了,神了啊!”




不仅仅是刘婉,周围的人也都傻眼了。




楚清音等人更是一脸错愕,就那一碗药泥,竟然有这般神效!




“你这治疗术,简直是华佗再世!”刘婉双眼放光,突然想起来,“小兄弟,你既然这么厉害,不知道能不能治疗其他病?”




秦立挑眉:“那也要看看是什么病。”




“我父亲的病,我这次来阳城就是来专程照看我父亲的,他的病很是复杂,你如果愿意,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。”




刘婉说着,见秦立有些迟疑,立刻道:“只要你答应看,不管你能不能治疗,我都会给你一笔观诊费!如果你治好了,我会再给你一笔治疗费。”




说着,刘婉伸出五个手指头:“五千万。”




嘶——!




一时间,整个大厅的人的都吸一口冷气!




楚清音和韩英几人更是呆愣下来,五千万,抵得上楚家一年的收入了!




秦立眸子一闪,立刻点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


“你糊涂!”




秦立话音刚落,楚清音猛地上前:“不许去!你不是医生,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能解决的了的,治疗疙瘩和治疗重病,根本就不是一回事!”




“我知道。”秦立微笑,“放心,我去看看,尽力而为。”




楚清音皱眉,冷笑:“真是翅膀硬了以为自己可以翱翔九天吗?那好,你去看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别找我擦屁股!”




话落,楚清音转身离开,在她看来,此刻的秦立已经到了无法理喻的程度。




不过看了一个疙瘩,就肆无忌惮了!




秦立没有在意楚清音的话,他知道楚清音是担心他到时候脱不开身。




毕竟,他要看的人可是刘书记的父亲。




“小兄弟?”




刘婉皱眉:“如果愿意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,我父亲今天要接受全身检查。”




“去。”秦立点头,大步跟着刘婉走出门口。




而就在秦立跟着刘婉去医院之时,与韩英几人走在一起的楚清音,突然脚步一顿,转头看向医院方向。




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去医院看看。”说着,楚清音朝着远处便快步走去。




不管如何,今天秦立帮了她大忙,不然现在她定然是跪在那女人面前求原谅。




就看在这个份上,她也不能任由秦立找死!




“清音!”刘明昊看到楚清音离开,当下咬牙跟上去:“我有车,坐我的车快一些。”




楚清音一顿,没有拒绝。




待楚清音上了车子,刘明昊脸色一片阴沉:“你跟过去做什么?为了一个废物,值得吗?”




楚清音关门的手一顿:“一个废物,还把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疙瘩治好了。”




刘明昊脸色一僵,咒骂一声,一脚油门冲了出去。




他知道,刚刚他都无能为力了,可秦立却轻松解决,但是他绝对不相信秦立有那个本事!




“不过是巧合运气罢了!”刘明昊讽刺道,“也好,到了医院,我就让你看看他是怎么原形毕露的,到时候也好让你死了心。”







第四章 请你出去







就在楚清音和刘明昊来的这当口,秦立刚下车,那刘婉便接到了电话。




“转重症监护室了?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回事?”




刘婉拿着电话犹如被点击一般定在了原地,面容之上满是惊慌之色。




“好好,我马上就过去。”




刘婉话落,直接朝着医院里面跑。




秦立见此也赶紧跟上去。




刘婉看到秦立的身影一愣,带着一丝歉意:“不好意思,这里不需要你了,我父亲已经转重症监护室,说不定今天就要手术。”




刘婉是打算让秦立看的,说不定能有一丝侥幸。




但是现在病情严重,在她看来,秦立没有这个能力来救治一个重症病人。




秦立微微一笑:“刘夫人您别着急,病人我还没有看到,说不定我能救呢?实在救不了我就在外面看看,不耽搁你。”




他不是圣母,也不是闲的蛋疼。




从得到那些力量之后,今天是第一次使用,秦立想要看看这能力到底在哪个层次!




而今天便是一个重要机会!




刘婉沉吟了一下,毕竟秦立是她叫来的,现在说让人离开确实有些不妥,便点头应下。




一路到病房,秦立便看到里面老者身上插满了管子,躺在病床上。




二人快速换上无菌服走进去,此刻病房内还有两个人,秦立一眼认出其中一个便是刚刚上任的刘书记。




另一个则是个外国人。




刘婉一进去,刘书记就转头看了过来:“你来了。”




他刚说完话旋即眉头一皱盯着秦立:“他是谁?”




刘婉道:“是个中医,我这几天脸上的痘痘就是他给我治好的,我想着让他来看看父亲的病。”




刘书记上下打量秦立:“这么年轻的中医?小子,你的行医资格证给我看看。”




秦立微笑:“行医资格证我没有,但是我有把握将这位老爷子治好。”




他刚刚进来就看了看床上的老者,这老者是有隐疾缠身,并且此刻的情况有些奇怪。




“哈哈哈!大言不惭,一个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黄毛小子说能治好我父亲。大姐,你是不是昏头了,竟然连这种人都带来!”




“让他出去吧,我这里有人在。这可是德国内科,数一数二的医生,专程做飞机赶来给父亲做手术的。”




刘婉眉头一皱,此刻也有些为难,但是她还是转头:“小兄弟,对不住,请回吧。”




秦立抿了抿嘴,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也没兴趣用热脸贴冷屁股。




当下转身就要离开监护室。




但就在这时,床上原本紧皱眉头的老者,忽然浑身抽搐,口中还发出嗬嗬的声音面目狰狞,看起来犹如要死了一般!




这样的情况让在场的四个人都愣了一下,刘书记瞬间面容惨白!




“爸!爸你怎么了?米基医生,你快看看,我父亲怎么了?”




刘书记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将米基推到病床前。




原本要出去的秦立此刻也转头看去,刘婉走上前,根本没心情去管秦立走不走。




一时间整个病房弥漫着一股恐慌感。




“没关系,只是心血管引发的呼吸不顺畅,造成了心脏一瞬间的痉挛,这种情况打一针镇定剂就好了。”米基道




“那就快打啊。”刘书记着急。




秦立此刻却紧皱眉头,镇定剂?




他咬牙上前:“你清楚这老者的病情吗?他虽然是心血管疾病,但是身体内有隐疾,并且他的体质是排斥性,这一针下去,足以将他推向深渊!”




“你懂个屁!我请来的德国医生,难不成还不如你一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黄毛小子吗?大姐,这人怎么还不走!”




刘书记当即大怒,对于秦立的话完全当放屁。




刘婉此刻的脸色也不好,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给秦立面子,这秦立竟然还如此不识抬举。




看来这秦立就是看上她一开始说的五千万了,真是瞎了她的眼睛,看上这么一个垃圾玩意!




“你如果再不离开,我就喊保安了!”




刘婉面色冰冷。




秦立见此深吸一口气:“好,我走。但是我敢保证,你们会后悔的!”




话落他直接离开病房。




就在他关上病房的一瞬间,一个什么东西狠狠的砸在了病房门上。




秦立身体一顿,可想而知如果刚刚他走的慢一点,那东西就得砸到自己脑袋上!




秦立眼睛一冷,自己好心劝说,不感谢就算了,竟然还动手!




病房里面传来一道暴喝声:“那是个什么混蛋玩意,竟然敢咒我父亲!”




而与此同时走廊尽头两道身影走来,与刚出病房门,被骂的秦立撞了个正着。




来人正是楚清音和刘明昊。




刚刚二人可是清楚的看到了秦立身后的门被砸,里面传来的咒骂声。




刘明昊脸上满是幸灾乐祸,楚清音一脸的嫌弃。




“现在你知道能治疙瘩不过是走了狗屎运了吧?”楚清音冷笑,“被人赶出来,真是有面子!”




“清音,不是我说,这种人你替他着想干嘛?不过不再是哑巴了而已,但废物依旧是废物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!”




刘明昊嗤笑:“走吧,给这种废物担心,耽搁自己的时间。”




楚清音皱眉:“你先走吧。”




刘明昊一愣:“清音?”




“这是我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




就算秦立再如何,也是她楚清音的老公,在这里听别人说自己老公的不是,再如何她心里也不舒服。




刘明昊眼神顿时阴郁下来。




而就在这时,病房门被突然打开,里面一道呼喊声撕心裂肺:“爸!爸你怎么了,你醒醒!”




秦立顿时转头看去,只见在病床上的老者此刻直接昏死过去,心率表不断的走下坡!




而那德国医生一脸的呆愣,口中喃喃:“不可能,这种情况镇定剂就可以了的,怎么打了之后,更加严重了?”




不过一瞬间,这病房内就被医生塞满,整个阳城人民医院的内科医生都聚集在这里!




心脏按压,电击治疗,各种急救措施全部用了上去,却依旧无济于事!




米基叹了口气:“我们尽力了,准备后事吧。”




刘婉和刘书记趴在老者病床前,哭的声嘶力竭。




他们不明白,怎么就这一瞬间,自己的父亲就坠入深渊了。




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走到了刘婉身边。




“我能治疗。”




这声音不大,但成功吸引了整个病房的视线。




“秦立?”刘婉愣了,心中升起希望:“你……你真的能治好?”




“滚出去!”




刘书记突然发话:“这里没有你的位置,不过一个贪图名利的小子,竟然敢假装中医!”




整个病房乱成一团,楚清音被挡在了外面,她面容满是厌恶。




这个秦立简直太能找事了,这种情况是他能解决的吗!




到时候真的出了事,楚家根本逃不了!




刘书记的话引起一大片的唏嘘声,那些个医生里面突然有人诧异开口。




“你是秦立?”




秦立转头看过去,说话的是个年轻医生,他并不认识。




那年轻医生满脸的讽刺:“你不是楚清音的哑巴老公吗?废物一个入赘到清音家里,工作都没有,什么时候会治病了?”




一句话,所有人都满脸色鄙夷。




入赘?




还是个哑巴?




结合这些话,此刻的秦立直接被他们定义为,一个想要草菅人命的废物!




刘书记听到这句话,更是气的浑身发抖:“你给我滚!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!”




秦立面容冰冷:“刘书记,这是你父亲,此刻整个病房的医生都束手无策,任由下去,你知道什么后果!”




刘书记此刻脑袋才清醒一点,但他还是咬牙:“那也与你无关!”




“弟弟……”刘婉颤巍巍开口,“既然没有人能治疗,不如让他看看。”




“哼,你也知道这么多的医生都没办法,米基都说要准备后事了,这个小子能做什么?不过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罢了!”




刘书记此刻看着秦立的目光都是憎恶。




“刘书记,你可敢与我打赌。”秦立微笑,如果今天他没看到,他可以不治疗。




但是,医者父母心,他从继承老头的医术与能力之后,便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道理。




今日看到了,他便不会见死不救!




“打赌?”刘书记冷笑,“你有什么能给我的?”




“如果,我治好了您的父亲,您要对我道歉。如果我治不好您的父亲,您直接抓我入牢!甚至枪毙!”




嘶!




这么狠?




那刚刚嘲讽秦立的男医生也愣了,门口的楚清音更是咬牙切齿。




这个傻子,有病吧!




刘书记眼睛微微眯起,他没想到秦立敢拿性命做赌注,而且是为了他的父亲。




想到此,刘书记面色稍稍缓和,往后退。




“好,我和你赌!”




秦立闻此,猛地松了一口气,立刻走上前,伸手在老者身上快速摸了一遍。




他在确定这老头的身体机能到了什么地步。




“好险,再晚一点,就要没救了。”




秦立说着,看向刘书记:“我需要一副银针!”




刘书记立刻看向其他医生,医生里立刻有人转身去拿,比不过几十秒的时间,银针递到了秦立手中。




秦立拿过银针,便果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银针刺入老者几个穴位!




而随着他每一个穴位的刺入,便有一丝灵力进入这穴位之内!




“扎几个穴位就能好的话,要西医还有什么用?”




米基摇头冷笑,他都已经宣布可以布置后事了,就相当于宣布了老者的死刑。




在德国,他的权威从来没有人敢质疑。




若不是这小子拼上性命,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来拆自己的招牌!




但是就在米基话落的下一秒,床上的老者突然浑身一颤,一口黑血喷了出来!




接着他面色快速红润,心率猛然恢复!




一瞬间,四周一片死寂!




“好了。”秦立将银针全部收起来,“还好医治的及时,再耽搁我也没有办法了。”




这句话犹如天雷一样炸响在众人耳边,刘书记嘴角动了动,突然朝着秦立砰的一声跪了下来!




“我糊涂啊!”




他脑袋狠狠的撞在地面,瞬间出血:“小兄弟我刘某对不住你,对不住我父亲啊!”















以防精彩内容丢失【手机微信扫一扫】继续阅读全篇~高潮不断

















生活小常识